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证券 > 个股 > 汉能资金困局:李河君砸锅卖铁求生 央企接盘方至今不明

汉能资金困局:李河君砸锅卖铁求生 央企接盘方至今不明



时间:2016-01-05 09:17  来源:南方财经网 www.southfi.cn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前首富也缺钱?李河君砸锅卖铁求生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四面楚歌的中国前首富李河君似乎正在兜售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集团”)“印钞机”—水电资产,以展开自救。一时之间,汉能集团出售“现金奶牛”的传闻四起。

  2015年12月31日,时代周报记者在李河君老家河源市独家获悉,汉能集团旗下三大水电站均有资产被抵押。据汉能集团官网介绍,汉能在云南、广东等省份投资建设有多个大中型水电站项目,截至目前,汉能旗下控参股14家水电站。

  据早前媒体报道称,有国内综合性央企正在洽谈收购汉能集团的水电资产。三峡集团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汉能集团可能跟多家央企有接洽,但央企收购资产较为严格,这是个很漫长的过程,毕竟一座水电站资产较为庞大。

  自去年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股价遭腰斩以来,汉能集团一直处于危机当中,首先是上市以来首次亏损,接着传出裁员风波,并遭第三方伙伴抛弃,继而影响其融资渠道。

  李河君始终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位昔日的中国首富,正在反思目前的尴尬境地。如今港交所复牌遥遥无期,这位“腰斩”首富又该如何带领其能源帝国度过这场波劫?

  老家水电资产存疑

  从世代务农的客家少年到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四,坐拥665亿元身家的光伏大鳄,此前李河君的人生是一路向上,直至2015年年初成为首富后,汉能薄膜发电股价遭到腰斩,成为李河君汉能能源帝国挥之不去的阴霾。

  自2015年3月遭香港证监会调查并被勒令停牌后,有关汉能集团旗下水电业务补贴薄膜光伏产业的消息就在业内开始流传。

  陷入资金压力的汉能集团,近期更是有消息爆出其要售卖“现金牛”水电资产,外界对其水电资产现状感到担忧。

  根据汉能集团官网介绍,汉能在云南、广东等省份投资建设有多个大中型水电站项目。截至目前,包括金安桥水电站、黄田水电站、木京水电站、五郎河水电站在内,汉能旗下控参股14家水电站,水电权益总装机量达620万千瓦,相当于2.3个葛洲坝(7.2900.000.00%)电厂。

  2015年12月31日,时代周报记者前往河源市。在通往李河君老家东源县仙塘镇观塘村的路上,要经过一条蜿蜒的东江,江边即是李河君弟弟李伟军管理的装机容量为30MW的木京水电站,这是李河君在河源市当地重要的三大项目之一。

  根据全国企业信息网查询“木京水电站”,显示有两家公司,广东清能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清能集团”)木京水电站和河源清源木京水电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源木京水电站”),均与汉能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广东清能集团木京水电站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均是李伟均(军),未显示注册资金。

  清源木京水电站则由广东清能集团在2015年7月17日投资成立。与上述未显示注册资金不同,清源木京水电站注册资本为3.7亿元,法定代表人同样为李伟均。

  2015年9月16日,清源木京水电站的法人股东出现变更,由广东清能集团变更为河源市乐安居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源乐安居”)。

  上述法人股东变更的当日,其法定代表人也一同变更,由李伟均变更为张卫斌。颇为奇怪的是,此后的10月10日,法定代表人又变回为李伟均。如此往复,令人捉摸不透。

  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律师郝俊波在看完上述股权关系变更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光从这些信息,只能看出广东清能集团将股权转让给了河源乐安居,其他关系尚无法判断。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上述张卫斌系河源乐安居公司实际控制人,与李河君家族一样,在河源当地工商界,张卫斌同样颇有地位。

  通过上述一系列工商资料的变更,张卫斌目前实际控制了清源木京水电站。张卫斌与李河君及汉能集团到底是何关系,为何要收购清源木京水电站,至今仍成谜。

  日前,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上了张卫斌,他在电话中称“不清楚此事,以后见面再说”。不过,任凭记者多次电话和信息,张卫斌始终未回复。

  时代周报记者向汉能集团品牌营销中心高级副总监刘燕军求证,他回复称,目前正在休假,已将采访提纲交至内部沟通,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回复。

  三大水电资产均遭抵押

  2015年12月31日,时代周报记者独家调查获悉,李河君旗下的广东黄田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田水电公司”)部分股权被质押给了当地银行。

  黄田水电站位于李河君老家东源县,与木京水电站均位于东江干流上。工商资料显示,黄田水电公司注册资本为1.185亿元,股东分别为广东清能集团(持股70%)和北京荣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荣泰”,持股30%),两者均由李河君实际控制。

  据河源市东源县政务服务中心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关于黄田水电公司的股权出质文件显示,广东清能集团和北京荣泰将其持有的黄田水电公司9350万元(约占注册资本的78.90%)的出质股权质押给了中国银行(3.8700.000.00%)河源分行。

  另有工商资料显示,2015年2月10日,黄田水电公司共计690套机器设备被上述中国银行河源分行作动产抵押,涉及债权金额约4.27亿元。

  装机容量达20MW的黄田水电站于2010年左右并网发电,随后却给电站周边居民带来了近4年的噩梦,甚至有农户酒厂被淹没。2014年3月,时代周报记者曾前往黄田水电站所在地,独家调查披露了这一事件。

  有水电行业业内人士向记者直言,水电站是优质资产,但近些年汉能集团在坐享收益的同时,已经多次将其作抵押融资,并分摊着汉能不小的债务压力。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亦发现,汉能集团位于云南丽江的五郎河水电站主体丽江五郎河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郎河水电开发”)资产也遭抵押。

  据汉能集团介绍,五郎河水电站装机容量为32MW。2005年7月29日开工,2007年12月底全部四台机组并网发电,电站多年平均发电量1.555亿度。

  工商资料显示,五郎河水电开发公司的股东为云南汉能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汉能发电”),住所为丽江市永胜县大安乡金安桥。

  时代周报记者独家获得的资料显示,2015年11月30日,五郎河水电开发公司将厂房及设备、设施给英大汇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作动产抵押,涉及债权金额为1.39亿元。

  不仅如此,早前,汉能集团还对五郎河水电站进行“瘦身”。2015年1月26日,五郎河水电站的注册资本由2.25亿元变更为1.65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资产遭到抵押的还远不止上述两座电站,李河君最引以为傲的金安桥水电站的资产也未能幸免。

  公开资料显示,金安桥水电站由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5月,“汉能早已将部分金安桥水电站公司的股权出质给银行了。”来自国内一家知名会计师事务所的研究人士透露,为寻求资金支持,汉能集团近来与多家金融机构存在债务往来。

  而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自2009年起,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的股权先后出现45次股权出质登记信息,其中有22次处于“有效”状态,涉及股权约18亿股,包括中国民生信托、上海国际信托和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牵涉其中。

  最近一次股权出质发生在去年6月19日,汉能集团将价值2.4亿元的金安桥水电站股权出质给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华支行。

  央企接盘方至今不明

  上市公司融资受阻、第三方合作连遭重创的汉能集团,在资金链高度紧绷的情况下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其“印钞机”水电站。

  2015年12月5日,有媒体报道称,汉能集团计划捆绑式出售水电站资产及15%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股份,并已获央企接洽收购。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前已有一家大型综合性央企与汉能集团进行了接洽,具体方案是,对方还得入股汉能薄膜发电15%,“鉴于该央企在电力领域实力雄厚,若获其背书,深陷困境的汉能集团,无论在企业信用还是造血能力上,都将得到明显修复与改善。”

  但上述消息并未获得汉能集团证实。此后外界分析揣测,该央企可能是华润集团。1月4日,时代周报记者向华润集团总部香港办公室求证,对方在登记电话后一直未予回复。

  事实上,包括华能集团、华电集团、国电集团、国电投集团和大唐集团以及三峡集团6大央企等在内,国内在电力领域实力雄厚的综合性央企数量较多。

  1月2日,时代周报记者拨打国资委网站上公布的三峡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沙先华的手机,对于汉能集团拟出售旗下水电资产,接电话的一名值班工作人员透露,“以前好像有过,但现在好像没什么动静了,未见有最新进展。”

  上述三峡集团人士进一步表示,这在央企内部属于投资战略方面的事情,汉能集团此前可能找过几家央企,针对收购意向以及价格等有过接触,“汉能集团肯定想卖个高价,但现在央企对外并购限制较为严格,另外谁都想低价买入,但对汉能集团水电资产到底有多少负债也不清楚,不敢贸然开价。”

  有三峡集团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如果没有意向性的东西,汉能是不会轻易把(负债及融资等)这些商业性的机密文件给我们,所谓的尽职调查,都可能是下一阶段的事情,现在汉能可能跟很多央企有接洽,但是个很漫长的过程,这么大一个电站放在这儿,要了解清楚也不是短时间内的事。”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汉能集团与央企合作其实早已有之,金安桥水电站就是鲜明的一例,这是李河君最为倚重的水电站,据说其每天的净现金流就超过1000万元,被誉为“现金奶牛”。

  据工商资料显示,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共有三名法人股东,其中汉能集团出资25亿元,为控股股东,其余两者分别为云南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金沙江水电”),以及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成立于2005年12月的云南金沙江水电公司背后潜伏着多家电力央企,其注册资本为55.85亿元,共计有5名法人股东,其中华电集团持股33%、华能集团持股23%、大唐集团持股23%、汉能集团持股11%,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

  金安桥水电站位于金沙江中游,长约833.5公里,落差1120.2米。该段规划了金安桥、观音岩等在内的共10座梯级水电站,总装机容量相当于1个三峡水电站,总投资累计高达1500亿元。

  金沙江上天然的梯级水电开发优势,成为众多电力央企口中争夺的“肥肉”。以金沙江中游河段为例,除上述金安桥水电站开发主要以汉能集团为主外,其余9大梯级水电站的开发则全部被上述实力雄厚的央企华能、华电、大唐和华润瓜分。

  因此,如果说汉能集团欲出售水电资产,上述6大电力央企会否“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未可知。

  寻求A股融资平台?

  自去年5月遭遇股价腰斩后,汉能集团这家深陷泥潭的“明星公司”正在向外传达出“自救”信号,李河君在资本市场上的举动也备受关注。

  汉能集团目前可谓是危机四伏,去年香港证监会对汉能薄膜发电展开调查后,为了自证清白,其先后终止了与母公司存在的两笔关联交易。

  自断财路后,汉能薄膜发电的业绩直线下滑,并遭遇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2015年上半年,汉能薄膜发电实现营收21.18亿港元,同比减少34%;毛利14.61亿港元,同比减少约46%;亏损额为5932万港元,与去年同比下滑幅度高达103.5%。

  与此同时,汉能还不断遭到第三方伙伴抛弃。与全球最大家具和家居用品零售商瑞典宜家集团的合作,曾被汉能薄膜发电视为成功的第三方业务而大肆宣传,在其汉能体验馆中,亦有介绍。2015年11月3日,宜家决定终止与汉能签订的英国住宅太阳能合同。

  2015年12月2日,汉能薄膜发电还痛失最高达220亿港元的融资“输血”。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与内蒙古满世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最终放弃认购汉能薄膜发电的股票。据外界分析,这可能使汉能薄膜发电失去至少22亿港元(约合18.39亿元人民币),最多220亿港元(约合183.94亿元人民币)的募资。

  在上述种种不利消息传出之际,汉能集团亦在不断调整,最为感同身受的或许来自于汉能集团的内部员工。自去年年中宣布精简2000名员工后,汉能集团在全国的子公司亦不断有员工离职的消息传出。

  “现在还在裁员,不过裁得很少。”一名汉能华中区域销售公司的重要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其区域公司仍在裁员,主要涉及职能平台的办公室、行政以及人力资源等部门。

  上述负责人指出,华中区域公司目前有190多名员工,其中上述职能部门就达到70多人,人力资源有20多人,售后人员有10余人,“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薄膜太阳能组件刚装上去,基本没什么售后。”

  “刚开始的时候,路子就不对。”有汉能集团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去年年初,汉能集团靠直销,自己去卖薄膜组件,也不找经销商,市场太大,难以施展。

  汉能华中区域销售公司市场总监张福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事实上全国各地的经销商,手头上有自己的人脉和资源,现在汉能集团改变了经营思路,直销变经销,只需要指导经销商就行。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与多名汉能集团销售人士接触发现,这些内部人员很多对汉能薄膜光伏产业胸怀希望,正如李河君在去年公司“21周年纪念日”上所言,“眼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我们的前途依旧是光明的。”

  这位昔日的福布斯新贵坦承“步子迈得太大”、过度强调规模投资、“大企业病严重”、人才作用发挥不够、缺乏同业价值链的整合合作开发等一系列问题。

  李河君表示,将向移动能源战略转型,业务将更加聚焦,未来一两年将推出一批市场应用潜力巨大的新产品,并且实施快速响应市场的组织变革,大肆撤并事业部和裁员。

  此外,李河君还承诺汉能将放开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并开放渠道,将原来的营销方式由直销转向经销。

  对于汉能集团的未来出路,有消息称,汉能在港交所复牌遥遥无期之下,或转而在内地股市寻求融资平台,初步有意筹集资金在内地收购一家已上市公司,再逐步注入部分业务。

  截至发稿,时代周报记者未能获得上述消息的最新进展,本报亦将持续关注。

来源:新浪网  作者: 综合 编辑:综合

免责声明: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南方财经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南方财经网”和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南方财经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侵权本网会及时通知用户删除或强制删除相关信息。 3、南方财经网为用户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与南方财经网无关。4、南方财经网友情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